主页
马蚌信息门户网

ag娱乐平台体育app下载,光绪连狐裘都穿不起、被太监揪辫子?且看慈禧如何虐待他|淘人物

更新时间:2020-01-10 15:30:21点击:4992

ag娱乐平台体育app下载,光绪连狐裘都穿不起、被太监揪辫子?且看慈禧如何虐待他|淘人物

ag娱乐平台体育app下载,t君 | 年幼的载湉被慈禧抚养后,成了大清朝的皇帝。但他不但没有变得狂妄、骄傲、残暴,却反而变得自卑、敏感、小心翼翼,还很擅长自嘲。

▲少年载湉与生父醇亲王奕譞合影

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五(1875年1月12日),醇亲王奕譞的嫡子载湉在家里玩的时候,听下人说父亲突然在太后主持的宗室王公会议上哭晕了,一旁的母亲听说后也开始痛哭。懵懵懂懂的载湉只知道皇帝堂兄晏驾了,却不知道这是自己一生中能够愉快玩耍的最后一天。

次日,他被早早叫醒,抱入宫中—从此以后,他就是文宗显皇帝(即咸丰)的儿子了。三岁的载湉以为醇亲王不要他了,哇地哭了。一位素衣的贵妇人只草草地哄了他两句,就让他叫自己“皇爸爸”。载湉迷糊了:她不是姨母吗?怎么成了皇爸爸呢?可是见到她一脸悲戚的样子,他懂事地没有开口,而是乖巧地依偎过去,试图安慰姨母。

载湉成为光绪皇帝的前几年过得非常快。尽管他没有跟着姨母慈禧太后住,而是跟着慈安太后住,但这并不影响他对姨母的感情。让他奇怪的是,姨母似乎不太喜欢他,只喜欢督促他读书上进,甚至经常让醇亲王来督促他读书。被生父和皇爸爸训斥得多了,渐渐开窍的光绪也就真的上进了,希望让两人满意。这也让他的师傅翁同龢非常满意。

光绪五年(1879年)六月二十四日,慈禧召见翁同龢,关心光绪的学业进度。翁同龢和光绪一向亲近,见此机会便帮光绪说话:“还有四天就是皇帝的生日了,虽然按照规矩,听戏也是生日典礼的一部分,但恐怕会误导皇帝去纵情声色……”慈禧通情达理地发话:“皇帝这么喜欢念书,是国家的福气!那就让他把书本带到听戏的地方去看吧!”

于是次日开始,光绪真的连续两天都带着书去了宁寿宫的戏台子。可是在锣鼓喧天的舞台下怎能好好读书呢?他便没有入座听戏,而是略微露面之后便去后殿读书写字。接下来的两天,他仍去书斋学习。这时的光绪才八岁,还没学会把话藏在肚子里,他一脸不高兴地跟师傅发牢骚:“钟鼓才是雅音,这种东西都是靡靡之音,朕才不愿意听呢!”

可惜慈禧是个戏迷,就算光绪是皇帝,也不能公开反对在宫里上演这种靡靡之音,否则就是不孝。翁同龢听完牢骚,也只能在日记里夸奖小皇上真有见识,表面上还得嘱咐不服气的小皇上千万不能乱说话。

在光绪九岁的一天,慈禧患了一场大病。孝顺的光绪不知从哪里听来一个“偏方”,便在夜里向上天祈祷,准备把自己的肝脏割下来给慈禧治病。幸亏太监及时发现,夺下匕首——此时白刀子已经变成了红刀子。旁人都称赞小皇上真有孝心,唯独慈禧神情漠然,似乎他做了一件蠢事。小皇上委屈了,怎么姨母这么不待见自己啊?加上幼年读书时积攒的畏惧情绪,他很自然地去亲近慈安了。慈禧见了愈发恼火,时常指责他不孝,并在看戏的时候时常点《天雷报》让他看。

▲电视剧《苍穹之昂》慈禧与光绪看戏剧照

《天雷报》说的是一对穷困夫妇收养了一个弃婴,孩子中了状元,却假装不认识贫穷多病的老夫妇。夫妇俩走投无路,自尽了。老天爷看不下去,用雷劈死了状元。这出戏模拟了雷声和闪电的效果,有非常震撼的视听效果。不知慈禧让光绪看这出戏是想警告他长大后别忘恩负义,还是只想吓唬一下他这个不贴心的孩子,总之,光绪从此就害怕雷声,只要一打雷,他就躲到翁同龢怀里:他长大后也依旧怕打雷,曾经让很多人高声说话来盖住雷声,同时他也开始讨厌看戏。

光绪七年,慈安去世。和蔼的养母是光绪和皇爸爸之间的缓冲,她去世后,光绪只能战战兢兢地亲近冷冰冰的慈禧。

光绪十年秋天,慈禧举办五十大寿庆典,安排了近一个月的大戏,花费了约六十万两银子,单是舞台所用的灯盏就花费了11万两。此时清廷早已正式对法国宣战,13岁的光绪对慈禧不顾国难、只顾享乐的做法很不以为然,但他还没亲政,自觉腰杆不硬,只能以“连日来耳边聒噪,非常疲倦”为由,不去长春宫听戏,而是在后殿看书写字,或者无所事事地站在走廊上、庭院里,隐晦地表示“朕死也不去听戏”的态度。

慈禧其实挺理解他的心思,起码表面上挺愿意做出为他着想的姿态。光绪十二年六月,在光绪15岁生日来临之际,慈禧送了他一份大礼:宣布明年正月要举行皇帝亲政大典。光绪大喜,他没料到皇爸爸这么善解人意——是谁说她贪图权力的?

不是别人,正是军机处领班礼亲王和醇亲王。光绪刚刚高兴了四五天,他们就恳请慈禧收回懿旨,继续“训政数年”,侧面帮助慈禧巩固权力。

光绪傻了:说好的亲政呢?他眼巴巴地望向慈禧,但慈禧不动声色,不说好,也不说不好。光绪的心慢慢凉了。果然,六月十八日,在他生日的十天前,慈禧开口,说自己会在皇帝亲政后再训政几年。

于是,慈禧继续掌握大权,光绪则憋屈地选了慈禧的侄女当皇后,寄希望于那道“大婚后即归政”的懿旨。

▲光绪大婚

熬到光绪十五年二月,大婚典礼和亲政典礼相继结束,光绪热火朝天地投入朝政后才发现:根本没有他可以发挥热量的地方!满汉重臣里,只有师傅翁同龢真心向着他,可是翁师傅早在光绪十年就不再是军机大臣了!

失望之余,逐渐认清了现实的光绪反而不得不对慈禧赔着小心,处处投其所好,生怕她一不高兴就剥夺了自己来之不易的权柄。

光绪十八年,距离慈禧的六十大寿还有整整两年,光绪就下诏,要求开始筹备庆典,次年又为此成立了专门的办事机构——倒是慈禧在真正的六十大寿开始前下懿旨,要求限制庆典规模,因为甲午战争爆发了。

光绪十八年冬至,光绪和慈禧到天坛圜丘祭天。途中,光绪竟然低声唱了一出《武家坡》,并且一人兼唱了戏中的薛平贵和王宝钏两个角色,台词一字不落,韵调悠扬,完全是高级票友的范儿。一次宫里演戏,打鼓的人偶然错了一个鼓点,光绪立刻踢了他一脚,让他到一边待着,自己坐在那里接着打鼓,直到曲子唱完。

饶是如此,慈禧还是一有机会就“提醒”他,到底谁才是宫里主事的人。

在光绪十五年冬日的一天,他在马褂外又穿了一件马褂。翁同龢看到后非常奇怪,随口问了一句,结果光绪的回答令师傅非常无语:“朕冷啊……”翁同龢又问:“您为什么不穿狐裘呢?”光绪答:“朕没有狐裘啊……”

原来,光绪平时根本没有几件便服,狐裘、羊裘更是一样只有一件,狐裘裂了道口子,内务府还没修补好,光绪就只好冻着了。弄明白了原委,翁同龢委婉地问:“内库(皇宫的府库)里应该有很多存货,您何不下旨要几件?”光绪点点头,说:“姑且让我慢慢地筹划一下……”

翁同龢一听这无可奈何的口气就知道没戏了。京城的世家子弟谁没有几件狐裘?偏偏皇帝没有。翁同龢心疼学生,可他还不能出去宣扬慈禧刻意虐待光绪,只能感慨:皇上真是俭朴啊!

光绪自己也只能打掉门牙往肚里吞。有一年,他跟着慈禧去谒陵,慈禧一高兴,赐给他一件黄马褂,差点把他气死——什么样的人会被赏赐黄马褂?文武高官、御前侍卫、钦差特使、有特殊功勋的人等。整个大清朝,皇帝什么时候被赏赐过黄马褂?!有个火车司机得了慈禧欢心,还被赏赐了一件黄马褂呢!可皇帝以孝治天下,光绪不能忤逆太后,还得假装高高兴兴地谢恩,随即就在路边换上明黄的新马褂。

天长日久,以至于天子“亲耕而袍褂敝旧,祀天而著破靴”都是寻常事了。光绪三十三年,他去天坛祭祀,甚至能淡定地跟陪着祭祀的御前大臣逗哏:“你们跑这么快干吗,你们穿着好靴子,可以跑快,我穿着破靴子,怎么赶得上你们,你们何不稍微慢点儿?”御前大臣除了凑趣地感慨几句“太后待皇上实在太冷酷了”,好像也说不出更多安慰的话。

为什么皇爸爸总是这样苛待他?是因为中法战争打响时,未亲政的他就决意主战,结果签订了《中法新约》?是因为朝鲜事变时,亲政多年的他不顾李鸿章等人“避战”的建议,催促其备战,最终甲午战败,北洋水师全军覆没,还签订了《马关条约》?是因为他听信康有为的话力主维新,把大小官员得罪了遍?还是因为他冷落皇后,宠信珍妃,结果珍妃干预朝政,被降为贵人还仗着他的宠爱不思悔改……

是因为多年来他想做的“大事”总是事与愿违地没有好结果,“小事”也违背太后的意愿,所以太后才不满意,进而总是刻薄地待他?而他确实离自己幼年的偶像圣祖差了十万八千里:朝政糜烂,宫闱不宁,大清日薄西山……

久而久之,他自己也气馁了,觉得也许自己真的什么也做不好,破罐子破摔了。

穿着破靴子怡然自得的这一年,光绪已经失去权柄九年了。能保住“俘囚天子”的名头,而非以“废帝”的身份来吐槽,他也就满意了。

▲囚禁光绪的瀛台

其实慈禧也曾特意给光绪送过狐裘。那是戊戌年(1898年)冬天,光绪被幽禁在瀛台小半年的时候。某天下了大雪,太后突然让一个太监把一袭狐裘送给光绪,说:“你告诉皇上,老佛爷想着万岁爷寒冷,穿着这件狐裘就温暖了。今天虽然下了大雪,但是瑞雪兆丰年,正是大吉的日子啊。这狐裘的纽扣都是金子做的,请万岁爷一定要注意。”说完,她再三嘱咐,最后两句话一定要不停地说,看皇上怎么回答,回来禀报。

太监奉命去了,说完太后的旨意,光绪只回答了三个字:“吾知之。”太监很听话地一遍遍重复慈禧的最后两句话。泥人也有土性,重复了十几遍之后,懦弱的光绪也愤怒了,说道:“我已经知道了,你可以回去禀报太后,太后希望我吞金自杀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!”

自从光绪进宫,二十多年来,“母子”俩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和平,光绪何曾有过这样直白的话语?慈禧闻之色变,连续几天都很不高兴,从此对光绪的防范更加严密,看见他更加没有好脸色。

光绪也自知失言。帝后不和是一回事,让外人看皇室的笑话却是另一回事。何况,成年后,光绪已经渐渐清楚了慈禧的心思,自己不过是她摄政的幌子罢了。亲儿子尚且争不过,自己这个外甥又能有什么作为?

他喜欢摄影,与慈禧、皇后、妃嫔和翁同龢等人都拍了合影照片,他觉得拍得不错的就秘密赏赐给对方,但他没有题字或钤印,唯独在照片背面留下三个细微的小字—“常八九”。

“不如意事常八九”,唯“一”如意的就是自己登上大宝,可是这也不知是如了谁的意,连他生父当年都为此痛哭到昏厥……

等戊戌政变之后,他连这不确定的“一”都没有了。他的摄影作品也不再赐给臣下了。

内有孝道的帽子压着,外无得力的重臣帮着,他不得不这样把负面情绪埋在心里,甚至刻意做出“恭敬和顺,一无忿恨之气,形之于外”的姿态给不明真相的局外人看。他们以为,大清皇帝很孝顺,太后对皇帝也极其和善,皇帝居住的瀛台涵元殿临着波光潋滟的中南海,华丽宏伟,宫中有无数太监宫女伺候,皇帝的日子过得美着呢。

他们怎么知道,光绪的心里苦着呢:每天清晨,他要到慈禧宫中请安,然后与慈禧一起上朝—即位之初,光绪坐在宝座上,其后拉起一道纱幕,慈安和慈禧坐在纱幕之后,这就是所谓的垂帘听政;后来慈安去世,慈禧就独自坐在纱幕之后;等戊戌变法失败,慈禧宣布皇帝仍然不成熟、自己要重新训政之后,就成了皇帝和太后一起坐在宝座上,俨然一国两君。大臣奏事,光绪一言不发。有时候慈禧用胳膊肘捣捣他,他就开口,往往说一两句话就住嘴,也根本谈不上对国事的处理。

退朝之后,他得即刻返回自己的寝宫,专心读书——他早年用心读书是为了掌握帝王之道,可现在他已经成了提线木偶,慈禧的胳膊肘动一动,他就说说话,而且说了也不一定对,读书还有什么用?

没用也得读,因为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了。自从光绪二十二年二月,一个据说上书表达了政见的太监被杖毙(一说在菜市口被处决)之后,光绪身边的太监全都被换了,从西安回来之后,更是全都换成了慈禧的心腹。被幽禁后,光绪曾设法逃出中南海门口,结果被多名太监扭着辫子拉了回来。之后,他哪怕到乾清门附近散步,前后左右都围着上百人,逃都没地方逃。他也曾在隆冬之际从三面环水的瀛台踏冰而出,结果被看守阻挡,未能出门,之后竟然有工匠来把瀛台的冰给凿了!

百般突围,均不奏效,光绪愈发颓废,觉得自己一无是处——连汉献帝还曾逃脱董卓残部的控制,从长安一口气逃到六七百里外的洛阳呢,而他现在除了待在屋里读书,只能是陪着慈禧接见外宾、陪着慈禧用膳、陪着慈禧听戏……

慈禧早就喜欢让他听《天雷报》,现在则变本加厉。光绪二十六年三月十五日,谭鑫培在宫里演出《天雷报》之后,慈禧下懿旨,要求在戏里增加五个雷公、五道闪电,一定要把那个忘恩负义的状元劈个痛快;四月初五,谭鑫培再演《天雷报》,之后慈禧又下懿旨,要求增加风伯和雨师,以凸显狂风暴雨、雷鸣电闪,让不孝之徒看完再也不敢不孝……光绪无心辩驳,加上本就不喜欢听戏,便常常听着听着就退席,到后面休息室里读书或吸烟——在慈禧面前,照例是不得读书或吸烟的。

他真是憋屈,也真是无奈。他不知该如何自我排解,常常在室内枯坐一整天。一次,他偶然看到一本《三国演义》,翻了没几页就读不下去了,扔下书,长叹一声:“朕并不如汉献帝也!”

他确实不如汉献帝。建安时期毕竟没有连绵不绝的列强侵略,汉献帝虽然心有不甘,衣带诏等小动作也不至于给北方局势造成太大影响;光绪却不幸生活在晚清,风雨飘摇之中,大清这艘破船怎么禁得起两个舵手左右折腾?最后竟险些要到亡国灭种的边缘了——早知今日,当初他争什么呢?若当初他不争,《中法新约》《马关条约》是否就不会存在?

他有心,无力,他有理想,没经验,不务实;她有心,也有力,她熟能生巧,游刃有余,也知道要送五大臣出洋考察,要预备立宪。不如让早就习惯处理朝政的太后一直处理下去吧,起码不会有一山二虎的内耗……

想明白了这一点,光绪的心情忽然就不那么沉重了。

光绪三十四年七月二十一日,紫微星坠,其声如雷。光绪心中一紧,认为这不祥之兆是上天的旨意。但他继而心中一松:他的时间快到了……孩儿不孝,先走一步,接下来,请能干的姨母继续勉力支撑吧!

十月,光绪病危。垂危之际,他听说太后下了懿旨,留醇亲王载沣嫡长子溥仪在宫中教养,封醇亲王为摄政王——姨母果然早已安排好了一切。

十月二十一日,光绪在惆怅与纠结中离开人世,终年37岁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作者 | 青柠

微信公众号 | 淘历史(taohistory)